閱讀次數:2188 編輯: 宣傳中心發布員 發布時間:2019-05-20 08:15:40
[字體:  ]

巍然聳立的王家壩閘、堅固挺拔的淮堤、蒙堤,興建于1951年的濛洼蓄洪區作為淮河流域第一座調洪設施和安全屏障,在確?;春影怖降耐?,自身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濛洼,蓄洪區的一曲壯歌

 

  2019-05-20 05:53:19   來源:安徽日報    作者:安耀武   
 
重建后的王家壩閘。

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 www.fjvop.icu   說到濛洼,人們都會將其與“奉獻”二字相連。每當淮河抗洪進入最危急的時刻,濛洼蓄洪區的人民就會用開閘蓄洪的壯舉詮釋“舍小家為大家、舍局部顧全局”的偉大意義。自1954年至2007年,王家壩閘累計12個年份15次開閘蓄洪,蓄洪總量達75億立方米,為削減淮河洪峰,確保兩淮能源基地、京九和京滬交通大動脈、淮北大堤及沿淮大中城市的防洪安全立下汗馬功勞。

王家壩舊閘。

  “蓄泄兼籌”,從濛洼蓄洪區誕生的那天起,?;春影怖驕統晌墓餿偈姑?/strong>

改造后的郎樓。

  近日,記者從阜南縣城出發,驅車半個多小時來到位于阜南縣南部的王家壩鎮。王家壩鎮南臨淮河,與河南省固始、淮濱兩縣隔河相望。雖然地理位置偏遠,但被譽為“千里淮河第一閘”的王家壩閘就位于這個鎮。

  藍天白云下,遠眺氣勢恢弘的王家壩閘,記者眼前仿佛出現開閘蓄洪時巨浪翻滾、驚心動魄的場景。王家壩閘地處淮河上游末端,但它并不是橫跨在淮河之上,而是雄踞于與淮河相鄰的濛洼蓄洪區入口。 “如果把濛洼蓄洪區比喻為一個大口袋,王家壩閘就是大口袋前端的拉鏈。當淮河形成洪水,水位超過警戒線對淮河干堤形成危害時,就會打開王家壩閘,把洪水引入濛洼蓄洪區進行蓄洪,以減輕淮河大堤壓力,確?;春恿槳兜陌踩?。 ”王家壩閘管理處副主任錢衛國告訴記者。

  新中國成立后,淮河成為第一條全面系統治理的大河。 1951年,毛澤東同志發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偉大號召,千軍萬馬開赴治淮工地。中央從全局出發,在淮河設置了第一座蓄洪區——濛洼蓄洪區,按照“蓄泄兼籌”的治淮方針,淮委對濛洼蓄洪區作了規劃設計,主要工程包括修筑淮、蒙圈堤95公里,開辟蒙河分洪道,建王家壩進水閘、郜臺子退水閘等一系列工程。

  1951年初冬時節,30萬民工開赴濛洼工地,開啟了濛洼圈堤工程大會戰。1952年春, 95公里長的圈堤工程勝利完成。 1953年1月10日,王家壩閘開始動工興建。

  “王家壩閘選在現在的位置建設,彰顯了共和國成立后在治淮工程上尊重規律、科學防控的精神。 ”錢衛國向記者介紹,王家壩閘以上至淮河源頭桐柏山364公里為淮河上游,落差178米,占淮河總落差的90%,坡陡水急,洪水直沖王家壩段,形成巨大的抗洪壓力;王家壩閘以下至江蘇洪澤湖三河閘590公里為淮河中游,落差僅16米,河道坡降平緩,狹窄彎曲,洪水宣泄不暢,難以迅速流向下游。而淮河中游有許多重要城市、工礦企業和京九、京滬交通大動脈,確?;春又杏蔚陌踩?,是淮河防汛抗洪的重中之重。

  “從濛洼蓄洪區誕生的那天起,?;春影怖驕統晌墓餿偈姑?。 ”據時任王家壩閘工程施工處副主任的陳亞光回憶,王家壩閘工程量很大,開工時動員了3200多名民工開挖閘基,共花了20天時間,完成土方4.7萬立方米。由于當時許多人都不了解大閘工程的型式,更談不上有什么經驗。為此,設計人員指導木工先做一個大閘模型,讓大家看看樣子,讓他們心中有數。施工中,從設計形式、施工方法、先后次序到專業分工、勞動組合等,每做一項工作都要經過仔細研討,以保證工程質量。歷經千辛萬苦,工程在1953年汛前竣工。

  王家壩閘建成的第二年,即1954年,淮河發生特大洪水,當年7月6日13時20分,王家壩閘前水位達到28.66米時開閘,濛洼蓄洪。

  在與洪水斗爭中凝聚的“王家壩精神”,鼓舞著濛洼人民改造家園換新顏

整治后的莊臺。

  站在高高的淮堤向蓄洪區眺望,縱橫阡陌中樹木郁郁蔥蔥,散落其間的莊臺仿佛一個個城堡,壯觀又神奇。 5月的濛洼,正在灌漿的小麥已經微微泛黃,豐收的季節就要來臨。

  狀如口袋的濛洼蓄洪區面積180.4平方公里,耕地19.8萬畝,內轄王家壩、老觀、曹集、郜臺4個鄉鎮,區內居民近20萬人。由于地勢低洼,在長期的生活中,當地群眾發明了筑臺而居的生活方式,他們根據歷年洪水的高度,筑起不會被淹的莊臺。莊臺,不僅是當地群眾世代棲息之地,也成為濛洼人民抗擊洪水的歷史見證。

  記者至今還清楚地記得,2003年7月3日1時,王家壩閘開閘蓄洪,當滾滾洪流如脫韁野馬奔向濛洼蓄洪區時,生機盎然的田園頓成一片澤國……望著傾瀉的洪水沖進自己的家園,站在大壩邊、莊臺上的濛洼百姓百感交集,很多人流下了眼淚。

  “說句心里話,村里人誰都不希望濛洼蓄洪。 ”家住王家壩鎮劉郢村莊臺,今年85歲的劉克義老人告訴記者,洪水一上來,不但辛辛苦苦種在地里的莊稼淹了,莊臺被水圍困著,生活也不方便。

  “那時候,一旦濛洼蓄洪區啟用,土質莊臺泡在水中,泥土嘩嘩向下掉。夜里睡覺時都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以防家中土坯房坍塌。 ”劉克義的老伴郎慧珍告訴記者。

  “不過,為了上下游的安全,這苦咱愿意吃。守在千里淮河第一閘這樣重要的位置,舍小家保大家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劉克義老人家樸實的話語道出了濛洼人的心聲。據統計,王家壩15次開閘蓄洪,給濛洼蓄洪區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約35億元。每次蓄洪過后,區內企業停產、公共設施被破壞,部分土地被水沖沙壓,群眾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經濟多年難以恢復。

  盡管飽受水患之苦,但濛洼人從不坐等救濟,遇到蓄洪的年景,只要洪水一退,他們就立刻用“綠色”追趕洪水,確保“水退人進,人進田綠,不留一分白茬地”。

  引洪水進家園,讓良田成澤國,在與洪水的長期斗爭中,濛洼人民形成了可歌可泣的“王家壩精神”:這就是舍小家、為大家的顧全大局精神,不畏艱險、不怕困難的自強不息精神,軍民團結、干群同心的同舟共濟精神,尊重規律、綜合防治的科學治水精神。

  從2007年到現在,王家壩閘已經連續12年沒有開閘蓄洪,但是風雨中凝聚的“王家壩精神”,卻一直在鼓舞著濛洼人民不斷向貧窮落后挑戰。他們以優化人居環境為切入點,統籌推進各項工作,吹響脫貧攻堅的沖鋒號。

  “2018年,阜南縣投資8億元,按照‘減總量、優存量、建新村、分步走’的要求改造全部莊臺。莊臺整治改造,首先要對部分群眾進行拆遷安置,以便騰出空間修道路、鋪管網、建設公共設施?;愀剎堪巡鵯ǔ莆?lsquo;天下第一難’,但莊臺拆遷改造得到了群眾的真心擁護。整治莊臺,一樣需要舍小家為大家。 ”阜南縣負責同志告訴記者。

  治淮譜新篇,念“水經”,發水財,濛洼人民走上脫貧致富路

記者在莊臺上采訪當年參加過王家壩閘建設的郎慧珍老人(左一)。

  “如果說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的筑堤、挖河、建閘、建站給濛洼蓄洪區搭起了骨架,90年代大規模的綜合治理給濛洼增加了血肉,那么,2003年災后的新一輪治淮工程則給濛洼筑起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防洪保安防線。 ”阜南縣水利局黨組成員王西海說。

  據王西海介紹,2003年汛后,國家投入4.5億元資金,先后實施王家壩閘除險加固工程、曹臺閘除險加固工程、上堵口排灌站技術改造工程、濛洼堤防加固工程、濛洼移民建房和濛洼安全建設等工程項目。通過本輪治淮工程建設,濛洼蓄洪區加固了94.5公里堤防,打通了堤頂通道,提高了防洪標準,王家壩閘保證水位由29.00米提高到29.30米。 2016年以來,又相繼完成老觀排灌拆除重建,新建宋臺排澇站,濛洼內部灌排體系進一步完善。

  伴隨著防汛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和水利設施的不斷完善,濛洼人民搶抓時機,選準突破口,做好“水文章”,因地制宜發展適應性農業。種植節水旱稻、水生蔬菜,發展水禽、食草畜禽養殖,擴大杞柳種植,發展柳編工藝產業,勤勞的濛洼人民不斷拓展著致富門路。

  “深水魚、淺水藕,灘涂洼地種杞柳,鴨鵝水上游,牛羊遍地走。 ”這是地處濛洼蓄洪區最下游的郜臺鄉發展適應性農業,帶動農民群眾脫貧致富的生動場景。郜臺鄉有7萬畝耕地,三分之一是低洼地,種植傳統農作物效益不高,但是水、草資源豐富,非常適合發展水產、水禽養殖和水生作物種植。

  在郜臺鄉曹臺村,村民朱淮海依托流經村子的蒙馬河建起了麻鴨養殖基地。 “蒙馬河水質優良、水草茂盛,養出的鴨子肉質鮮美、營養豐富,深受城里人喜愛。 ”朱淮海告訴記者,通過養殖肉鴨,他擺脫了貧困。

  近年來,阜南縣在鼓勵濛洼蓄洪區發展適應性農業的過程中,注重引導種養大戶、農業專業合作社以及農業企業推進農產品加工轉化,延長產業鏈條,大大促進了農業增效、農民增收,很多像朱淮海一樣的農民嘗到了甜頭,走上了脫貧致富道路。

  數據顯示,2018年,濛洼蓄洪區內實現柳木文化產值約22億元,水生蔬菜產值約3.1億元,畜牧業產值約6億元;農村居pB到1.1萬元,增幅超全縣平均水平。

  記者手記

  幸福生活從奮斗中走來

  安耀武

  在濛洼采訪,讓記者感觸最深的就是蓄洪區人民終于擺脫了昔日的貧窮與苦難,過上了好日子。

  當85歲的劉克義老人回想起兒時淮河發洪水時背井離鄉、逃荒要飯的情景時,仍然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淚。這眼淚一方面說明了當年的苦難給他帶來的傷害有多重,一方面也折射出他現在所過的生活與兒時反差有多大。

  歷史上,黃河長期奪淮,加上歷代封建王朝統治和連年戰爭,水利年久失修,到新中國成立前,淮河流域已經變成了“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的苦地方。

  1950年7月,淮河流域遭受大洪水,淮堤決口。這時,成立還不到一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正百廢待興。然而,黨和政府首先想到了沿淮人民的苦難,作出了《關于治理淮河的決定》,確定了“蓄泄兼籌,以達根治之目的”的治淮方針。

  藍圖化為現實,靠的是幾代人的艱苦奮斗。治淮以來,黨和政府依靠集體力量,開展了大規模的治理工作,治淮工程已形成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在防洪、除澇、灌溉、航運、水產養殖等方面發揮了巨大的經濟效益,為流域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改善和社會穩定奠定了堅實基礎。

  幸福從來不會從天而降,美好生活都需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伴隨著防汛能力的大幅度提升,濛洼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不斷尋求化解洪水災害的出路,選準突破口,做好“水文章”,走水路、發水財、因地制宜發展適應性農業,走上脫貧致富道路。

  水曾經讓一代一代的濛洼人備受煎熬,但水也讓濛洼人歷練出不畏困難、不向命運低頭的性格。王家壩精神,不僅包含著犧牲與奉獻,蘊含著堅強與拼搏,更凝聚著雄心與壯志。有了這座激昂、壯麗的精神豐碑,相信濛洼人民的生活一定會更加美好。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